三院动态

微记录 | 走近急重症人:每天都是一场生命的转折

发布时间:2018/9/28 10:09:59  发布人: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

 

  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或悲,或喜,放映着世间百态;这里无奈与希望同在,死神和天使共存。重生的笑语,绝望的哭泣,人生的很多重大转折都在这里发生;在生与死之间,力量显得如此羸弱,如沧海一粟,但在每一次生死搏斗时,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浴血奋战的斗士。

  这是医院里很特殊的一个地方,有人说这里是“通向死亡的走廊”,也有人说这里是生命的“安全岛”,离死亡最近,但离希望也最近。

  在这里工作的人却说这里是“战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战斗,他们用高超的医术与病魔争夺生命,他们用炽热的爱心点燃生命的希望之火,这里是医院的急重症医学中心。

  近年来,我院在急重症建设方面飞速发展,医院的急重症医学中心是省内较早完成急诊和重症医学科整合的科室,设立有胸痛中心、卒中中心、腹痛中心、创伤中心等多个急危重症救治体系,院前与院内的无缝衔接,为急危重患者开辟了生命的绿色通道。

在院前临危不乱处处以抢救生命为先

  “耿主任,刚接到120中心指令,淮河路一个孩子放学途中突然受伤……”,

  “走”。

  字虽短,脚步却快。大家迅速出诊,30秒后,急诊车飞速驶出。找到受伤的孩子,在经过现场救治后迅速把孩子拉了回来。

  自2017年3月急重症整合,急重症医学中心主治医师耿玉安来到急诊后,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在急诊上演很多回。急诊科是医院面向社会的窗口, 是抢救危重病人的前线阵地。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 需要医护人员夜以继日从事着高技术、高强度、高风险、高紧张度的工作。

  在急诊工作,让他深有感触的,是急诊工作的特殊性。患者是何病种?病情是否严重?如何与家属沟通?

  “急诊相对来说没病房复杂,接触病人相对时间短,进一步治疗的深度没那么深,但病人状况、家属、环境全部都是未知的,比如凶案、车祸、煤气爆炸等现场。”耿玉安介绍,有一次一对夫妻吵架,要点燃煤气,当时我想着应该不会那么冲动,结果还是点燃了,包括医护在内还有消防,还有其他兄弟医院的医护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从医多年来,不管是重症还是急诊,耿玉安有过欢笑,有过悲伤,有过感动,有过委屈,有过太多太多难忘的故事,唯一没有的,就是对患者轻言放弃。

  前段时间,急诊抢救了一个大出血的90多岁老奶奶,前半个多小时几乎没有生命体征,但耿玉安坚决不放弃一丝希望,最终奇迹发生了,老人苏醒了过来。对于急重症的医生来说,虽然见惯了生死,但内心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一次次的生死相托,一次次的奇迹生还,在这些过程中,耿玉安和患者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有一位老爷子,是科室的老朋友,在重症的时候都是耿玉安在照顾,出院后一不舒服就吵着去重症住院,他的家人也是,生病了哪个医院都不去,就到省直三院找耿玉安,不管啥病,哪怕去其他科室的话也得先找着他,“他让我们心安。”老爷子说道。

  这句心安,是对耿玉安最大的肯定。

(不出车的间隙,忙碌管理工作的耿玉安)

  因为身在急诊,耿玉安不是在抢救病人,就是在抢救病人的路上,要求24小时待命,太多的不确定性,加班加点、半夜起床都是常事。但他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他说把院前急救工作的琐碎、风险等客观原因转化成满腔的热情,第一时间让病人得到有效的救助,为兄弟科室争取时间,为医院守好第一道门,为挽救每一个生命做他最应该做的事。

 

在院内精准医疗守住生命最后一道防线 

  我院急诊和重症医学科整合后,有东西两个重症医学科,能迅速有序处理各种重大突发事件如灾难事故、集体食物中毒、特大型交通事故等。熟练完成内科各类型的休克、急性冠脉综合征、高血压危象、急性心力衰竭、呼吸衰竭、ARDS、重症哮喘、肺栓塞、消化道大出血、重症感染、DIC、甲亢危象、中毒、急性脑血管疾病、毒蛇咬伤等抢救。

  同时,科室内一项项新技术也在持续开展,新技术新业务的开展离不开科室内青年医师们的努力与钻研,许智晶就是其中一位。

  重症医生的综合素质要求相当高,科主任刘瑞芳总是要求他们打下扎实的基本功,掌握过硬的临床技能,每一个人都要能独当一面。进入急重症6年的时间里,许智晶已经成长为一名成熟的主治医师。他工作认真,踏实肯干,对遇到的每一个难题都钻研攻克,从不相信“我不行”这个说法,相继参与开展ECOM、主动脉内球囊反搏术(IABP)、肺动脉漂浮导管(S-G导管)、床旁心脏临时起搏器、微创气管切开术、床旁血液透析(CRRT)、重症超声、床旁内镜诊疗等新技术,为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提供了更好的平台。

(在办公室接受采访的许智晶)

  “重症医生是患者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工作的每时每刻都像是在进行一场挽救患者生命的战斗,这份工作容不得我们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许智晶说,2016年时候接诊了一个病人,诊断“心源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急性肾功能衰竭,急性呼吸衰竭”,给予临时心脏起搏器、主动脉内球囊反搏、床旁血液透析等重症抢救措施,治疗过程中患者曾出现2次心跳骤停,但经过1个半月的治疗、巩固,患者坐着轮椅转入心内科,家属不仅送了锦旗,现在患者的家人有病都会来找他,这不仅是对治疗的认可,更是尊重与信任。

  与急重症一起成长的还有青年医师师延刚。从一名懵懂的实习医师成长为经验丰富的重症卫士,一路走来,彼此见证发展与成长,他将自己的每分每秒、点点滴滴毫不保留的渗透到科室的“血液”里,为科室的发展贡献了全部力量。

  “医乃仁术,无德不立”。作为一名医生,师延刚始终这样要求自己。曾经他收治一名80多岁患者,小脑出血术后合并吸入性肺炎,反复、持续高热,病情危重,一度危及生命,患者家属心急如焚,再加上患者在重症病房,不能时刻陪护,便有些不理解的地方,每天科室休息大厅都能传来家属的哭泣声。为保证老人顺利度过危险期,避免因家属的不理解可能引发的纠纷隐患,师延刚放弃国庆假期休息时间,每天守护在老人身旁,监测老人生命体征变化,同时每天积极与老人的家属沟通病情变化,安抚情绪。功夫不负有心人,老人的病情逐渐好转,家属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师延刚用自己精益求精的医技、不离不弃的坚守以及水滴石穿的耐心将有形与无形的隐患全部遏制在萌芽里。

(参加医院运动会的师延刚)

  在医院,与其他科室相比,急重症往往伴随着坏消息,而急重症里的医护人员,就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坏消息变成好消息。

  作为内外妇儿重的第五大学科,重症统领了全院的医学精英,收住了全院最重、最危急的病人,集合了全院最高端、最全面的救治手段,在重症,这个医疗加强病区,没有演习,每一次都是实战,生与死,在重症天天上演,跟家属谈话,不像内科医师温温委婉,不像外科医师那样决策肯定,最温柔的人在这里也成长为最坚强的女战士。

  崔震宇,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时,以为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外科男医生,其实是一位温柔严谨的重症女医生。2011年她进入重症工作,从内科到重症,跨度大难度大,对于崔震宇来说是具有挑战性的,但温柔的人有一颗坚定信念的心,一定可以做到更好。

  没错,她做到了。

  她用自己不间断的努力快速缩短工作上差距,快速成长。崔震宇说,传统学科往往侧重于“祛邪”,即治疗特定原因、累及特定器官的疾病;而重症医学则更强调了解疾病对多器官功能的影响及机体对病因的反应是否损害了内环境稳态。

  急危重症患者的病情变化犹如多米诺骨牌,病因是前几张牌,而多器官功能损害症状则是后续骨牌。当疾病初起或尚未引起器官功能损伤失衡时,对因治疗、即扶起刚倒的最初几张骨牌,可能止住后续连锁倒伏而治病救命;一旦一长串骨牌已倒下,从头扶起骨牌的速度往往不及后面骨牌倒伏速度,顾此失彼。作为急重症的医生,她要求自己精通危重症状的共同病理生理机制,准确预判断即将倒伏骨牌的方向与位置,提前卡位,阻挡后续骨牌的倒伏,阻滞和逆转恶化进程。因此,懂“症”——了解病症发生发展的病理生理规律是ICU医师的基本功。同时也要了解导致生命危殆的疾病之因,及早发现最早倒伏的骨牌何在,这才能快速判断谁是距离最初倒伏骨牌最近、最有经验从头扶起骨牌之人,也就是兄弟专科医师。

(忙碌之余温婉一笑的崔震宇)

  崔震宇正是这种坚持钻研的态度,在技术上不断进取,在与专科配合上精益求精,从而更有效地救治患者。

  这就是急重症人。浩瀚夜空,有璀璨皎洁的明月,也有耀眼星辰,更有暗淡的星星,这些年轻的急重症人,虽没有皎洁耀眼的光华,可正是他们的点点微光使得夜空更加精彩绚丽。

 

文/肖婧菁  冀慧丽

Copyright © 2006-2007 HeNanShengZhiSanYua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河南省第三人民医院 网站地图
豫ICP备11025919号-1  豫卫网审【2013】第085号  地址:郑州市伏牛路陇海路交叉口 西区:68619572 东区:8663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