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健康资讯
新闻中心

“我”叫连花清瘟,我有话说

发布时间:2022.12.01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河南省直三院 浏览次数:191

大家好,“我”叫连花清瘟,很高兴与大家见面。

新冠疫情使“我”在这几年成为了广大群众及各大网络媒体平台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在为“我”能否能防治新冠肺炎而争论不休,今天就让“我”给大家做一个详细的自我介绍吧。


“我”出生于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其后又在治疗甲流、乙流、禽流感等流行性疾病得到了大众认可。因此,“我”获得了“防治病毒性感染代表性中药”的美誉。直到2019年末,新型冠状病毒出现后,“我”再次披挂上阵,一直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为有效治疗新冠肺炎做出了贡献呢。

不信的话,大家可以看看国家权威人士为“我”做出的科学解析:  

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就“我”对新冠病毒的抗病毒和抗炎作用进行了药理学基础研究,证实“我”抑制病毒复制和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为“我”在临床的广泛应用提供了可靠的实验依据。

有的人可能会说,基础研究毕竟是理论,实际效果能力如何应另当别论。

俗话说:是金非金焰烈而晓也。

2020年,钟南山、李兰娟院士等主持开展了一项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聚焦于观察连花清瘟治疗COVID-19的临床疗效。结果证实“我”可以协助常规治疗显著改善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症状

一次成功不代表永远成功。

2021年,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开展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表明,连花清瘟不仅可显著降低新冠密接人群的阳性感染率,还可遏制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恶化,显著改善临床症状和临床结局。

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实践,多项循证医学证据都证实了“我”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具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因此,2022年3月14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将“我”纳入新冠肺炎治疗规范,指出连花清瘟可用于处于医学观察期,乏力伴发热的人 。

既然“我”对治疗新冠肺炎有很好的效果,那是不是全民都可以服用“我”来预防新冠肺炎呢?

“吃!不管有用没用,我先干了!这类有病治病,没病也能保平安的想法符合不少人的心理。

但“我”要说的是:多数临床研究纳入人群为新冠肺炎患者,尚未在健康/普通人群中开展相关预防性研究。而且“我”是一种治疗药物,不建议健康/普通人群将“我”作为预防药物使用。


接下来,再为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临床应用方法。


“我”的主要存在形式


“我”的适应症


仔细看“我”的说明书,你会发现,“我”的适用人群除了新冠肺炎患者外,还包括属热毒袭肺证的流行性感冒患者。可通过多靶点缓解其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症状。换句话说只要符合上述症候群的患者,都可以用“我”治疗。



“我”的用法用量


对于轻型、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用药疗程 7-10 天。

到这,你是不是会说,so easy!我全了解!

别急,请耐心往下看。

作为中药制剂,“我”体内有十多味中药,包括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等。


中医药的应用多讲究辨证理论,所以需要谨慎对待:图片


  • “我”体内多数中药为寒性药,应用于热证感冒体寒(平时常怕冷、四肢冰凉)或风寒性感冒患者不建议用。建议经明确诊断后,在医师或药师指导下使用。

  • 由于“我”为性寒,故建议饭后半小时服用空腹服用易导致脾胃虚弱,引发腹痛、腹泻等胃肠道不适对于儿童而言,脾胃功能发育不全,更应谨慎使用

  • 需要提醒的是:“我”也存在配伍禁忌,就是中医上常说的“十八反十九畏”。因为“我”与黄芪、当归、党参等是天敌,正在或需要服用中草药的患者一定要与医生讲明哦!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又有了另外一种感觉——“怎么有这么多讲究,哎……”

任何药物都有两面性(治疗作用和副作用),用药不当,非但达不到疗效,还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提醒大家不仅要用对药,还要会用药。


疫情之下,生活节奏全被打乱,

焦虑情绪无处不在。

家中常备“我”无可厚非,

但一定要科学、正确使用。


疫情防护小知识

1、科学佩戴口罩

2、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