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概况

ABOUT US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医院概况 > 患者心声
医院概况

我要把自己经历生死的瞬间记下来

发布时间:2021.04.21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河南省直三院 浏览次数:966
  前几日,我院微信订阅号刊发了《我要把自己经历生死的瞬间记下来,让更多人借鉴》(点击可查看)一文,节选了一名心肌梗死患者康复后在知乎记录下了整个病情。今天,经患者本人同意,将这一原文刊发,也是为了提醒大家当出现胸痛,还有窒息感、感觉透不过气、重物压在胸前等疑似症状,这可能是身体在呼救,要立刻拨打120,及时就医。


图片


  嘿,你好,我叫ZHANG,我刚经历了一场急性心肌梗死抢救和治疗,今天出院了。

01
记录这场经历的原因

  在住院后期有精力思考的时候首先想的是我要用什么方式怎么感谢河南省直三院胸痛中心和急诊室,我决定把自己这场经历以公开的方式使更多的人有机会借鉴我的经历在这种场景做正确的选择。我以这种爱所有人的方式来感谢河南省直三院胸痛中心团队。他们在我到急诊后半小时内就把确定病情和人员设施协调做完使我上手术极大的降低了我的死亡机率。杨明手术大夫,柳世清重症学科医生,杨济阁住院医生这支专业有序精通胸痛的团队尊重生命,救人为本的专业素养给予我再次生命。

02
事情的开始

  我是在跟朋友打羽毛球二十分钟左右时间感到胸闷不舒服,之后躺在凳子上休息,一个小时左右不见好转,并且增加了出虚汗,呼吸困难,无法注意力集中,恶心干呕等症状。大概一个小时后整个人被上述症状痛苦占据了所有注意力,失去判断力,失去思考能力,已不能做去医院急诊的选择。第一个小时有判断力的时候,自己会困惑是因为运动导致肺活量不够用导致的症状,一个小时过后随着症状增多,痛苦已经完全占据精力失去了思考和判断力,自己失去自主意识。需要他人快速判断这不是运动产生的劳累,需要立刻求救医院。如果您有跟我一样不幸场景,请尊听他人意见或者请求他人帮助。

  我大概是在出现症状两个小时左右时间知道自己已经被痛苦抓住了所有注意力不能自理,把自己委托给朋友,从发现症开始我朋友一直在身边陪伴。我朋友立刻10分钟内把我送到了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并且在路上把握情况简单跟我家人做了同步动员。

03
到达医院

  幸运的是河南省直三院有标准化的胸疼中心,我自己耽误了两个小时左右时间,急诊室半小时把我送上了手术台极大的提高了我的生存机会。急诊过程中有两个我不能接受的节点,第一个是大夫做完心电图说我极大概率是急性心肌梗死,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但是听了觉得是老年人的病,而且是很严重的危险病,我平时健康,生活习惯讲究怎么会得这种病?非常难以接受,不能相信,也接受不了。第二个不能接受的节点是,做完造影后杨明手术大夫说右下壁冠状动脉堵死了需要马上开通血管并且使用一个血管支架避免开通后在此闭合。支架?这是一个读起来类似要残疾一生的词语,一种内心羞辱难以接受的第二次打击。这个时候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面临生命危险,停留时间意味着严重的话随时死亡,不严重心肌缺血缺氧持续死亡。疼痛还在继续杨明简单从造影图片,治疗经验,抢救方式,不同预后,经济开销和我面临的处境跟我说了下,我知道了自己的窘境是先要保住生命,我同意了杨明的建议,签完字也授权我朋友签了字,把所有权限交给了医生,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无能为力和除了信任没有任何能做的情景,而且是自己的生命。

  手术时很难受,恶心,胸闷的症状加重了,感觉要挺不过去了。这种症状的难受已使我没有任何思考和回忆的精力或者能力,我只想晕过去,从这种痛苦中解脱。现在想想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人是没有精力思考害怕死亡或者想念家人的情况的。我告诉了杨明强烈加重的痛苦感受,大夫叫了个针剂注射后,症状感觉消失我放松下来了。再次被叫醒时手术已经结束了,杨明大夫给我说了下手术情况,杨济阁大夫给我看了抽出来的凝血斑块,之后我被送到ICU。

04
手术后在ICU

  手术后立刻从痛苦的症状中解脱,整个人虽然虚弱但是感觉很舒服,又想活下来了。第一次在icu什么都陌生,身上插的各种生命特征检测仪器,同时也在输液,整个人基本不用动了。护士一会问我喝水么,我说不喝,护士说要多喝水,我说知道了。在这个场景我不知道多喝水是必要的,立刻的,作用是在24小时内用排尿方式把造影剂尽可能早的排出体外。我把“多喝水”理解成了虚词,就像“不要生气,少吃辛辣,多休息,多喝水”这个词当靠自己已经不能用作交流信息了。如果我能准确告知你需要通过喝水排尿的方式把体内手术时注射的造影剂尽早排除体外我会清楚的理解多喝水的意义。第二天精力恢复些发现ICU的床很舒服,自己可以调节任何需要的姿势角度,空气床垫会根据自己计算随时充气或者循环下气道,使你躺下不能动的时候肌肉也稍微有点变化。第一次被护士喂饭,第一次在床上尿尿,每天被抽两次血,被护士擦脸,被护士耐心清洗口腔,除了给身体机能恢复休息,没有任何信息和打扰。除了机器监测,ICU护士也几乎一对一或二在离病床2米之内范围监测仪器并且是24小时的。左手腕上抽血,右手腕抽血,脚上抽血,腹股沟抽血,心电图,彩超,随着每天检测结果的出现我看到了自己身体特征的具体恢复情况和趋势。

05
到普通病房

  在icu四天,过了危险期后我被转运到了普通病房。第六天杨济阁大夫说我可以下床很少量活动了。那意味着我可以自己上厕所了,虽然在ICU一直被护士很好照顾,可从小被文化教育那种底层意识很强,觉得只有集体代言人才能被服务,害羞自己被照顾。还是不能按需求呼叫,不过还有比我“学习更好的”,我临床的病友王××说他都是憋到憋不住才叫护士尿尿,每次都尿一满壶。在ICU每次尿尿是要被标记的,我清楚记得我最多一次600cc半壶多一点,他竟然每次憋到尿满,王××估计学习肯定很好。

  在普通病房流程基本是早上6点测血压,9点大夫回来问讯和告诉我自己身体情况和检查指标。9点30分输液,中午后就没有什么治疗活动休息了。晚上8点还要再测一次血压,如果大夫有预约的检查护士会通知,比如抽血,做心电图什么的。

  普通病房的故事很多,一个个鲜活的病友使我治疗期间的情绪和精神很愉悦。我知道出去后,他们有可能是你不喜欢的包租公,卡你脖子的学校领导,审批你头冒汗的公务员,揩你油的小商贩,都市村庄的恶霸,离你生活很远的退城市里退休老翁。可是在这里,我感觉自己在国外,我们表达出了自己的个体脸谱,鲜活真实,我们高效的交互自己的经历和感受,你想听到我普通病房病友的故事么?等我精力再好点,得到他们的授权讲给你。



写在最后
PAY ATTENTION


  希望对在搜索相关信息的你有用,如果你碰见身边人出现类似情况也希望你能想起我的经历,知道有生命危险,帮助你的朋友或他,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有胸痛中心的医院抢救。


素材提供/胸痛中心